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61小说网 > 言情 > 重生之第一锦鲤 > 第304话 承诺与调查(iqksw.com)

重生之第一锦鲤 第304话 承诺与调查(iqksw.com)

作者:叶辞雪    分类:言情 更新时间:2020-02-04 05:30:24 来源:去看书

“你这可就问到我了。”林回春摊开手,“且不说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就算知道,我又何必要瞒着你呢?”

见林回春依旧如此,姬老爷子也不再藏着掖着,从怀中拿出一样东西递给林回春。

林回春带着几分疑惑接过,打开之后顿时有些不解:

“这是什么?”

“这才是真正的玻璃。”

姬老爷子道:“旁的我不敢多说,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这东西放眼整个天下,莫说是大周,便是海外如今都不会有。只有我姬家,只有我手中,才会有这东西。”

看着盒子中晶莹剔透光洁如水晶的碎片,林回春将盒子合上递还回去,笑道:

“可是你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呢?你该问的,不应当是喻佐吗?”

然而姬老爷子却状若惘闻,只兀自开口:

“以当下的工艺,根本不可能烧制出玻璃这种东西来,而水晶更不用说了,纵然有这么大块,但不管是切割还是内雕,都没有这么简单。按照如今的工艺水平,昨日喻佐手中的东西必然是琉璃。”

“而好巧不巧,当年我南下的时候,曾在号称江南第一楼的揽金阁中见过揽金公子私藏的琉璃器。纵然彼时那东西不如眼下精美,但这十年的功夫,有如此长进,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说到这里,姬老爷子看向林回春:

“而这些日子以来,见过喻佐又恰好是从临安回来的人中,只有你。”

“旁的事情我一点也不关心,我只问你一句——给你这瓶香水的人,到底是谁?”

见姬老爷子如此执着,林回春无奈一笑:

“你我相识多年,我有何骗你的必要?从临安回来的人里,可不是只有我,今日宴席上的侯茂彦不也一样?还有藏在暗处的那位罗刹,这么多人,都是从临安回来的,你为什么非得咬住是我呢?”

“因为只有你见过喻佐。”

姬老爷子此话一出,院内顿时一阵沉默。

林回春不是没有想过这件事会被人揭穿。

毕竟当初刚从临安回来的时候,他没有将这件事看得多重,去见喻佐的时候也并非无声无息无人所见。

只是他没有想到,第一个查出此事的乃是姬老爷子。

民间早有传闻,姬家身后也有不小的情报信息网,可他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若非早已答应天歌和喻佐,要一口咬定这香乃是制香司亲制,许是在一开始的时候,他便与老友道出实话了。

但如今姬老爷子自己查出来了,又怎么算?

心里一阵恼气,姬老爷子随手从旁边揪了一片薄荷叶塞入口中嚼了起来。

“我知道你不说必有自己的难处,但知道背后之人是谁,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我这一生到如今这份儿上,家大业大子嗣绵长,便是生死面前也无所畏惧,但这么多年来,却始终有一个难解的疑惑。若是无法找到答案,怕是死也无法甘心。”

“我知道你瞒着我,是想护住那人。但你得明白,今日我能查到你这里,宫中那位真要查也不会有多久。更何况昨夜宜春园中那么多人,你就当真以为无人看见喻佐是如何来的么?到时候万一落欺君的罪名,可就不是一句两句话能够解决的了。”

“我可以答应你,只要你告诉我这人是谁,我不会对他动任何手脚。而且,这件事中你与喻佐会面留下的所有蛛丝马迹,我都会帮你清理干净。”

见林回春依旧一言不发的嚼着草叶,姬老爷子叹口气站了起来:

“既然你执意如此,我只好南下一趟,去临安看看你那个新收的徒弟了。”

林回春闻言陡然站起身来:

“你敢!”

姬老爷子忽然一笑:“看来我没有猜错,这件事果真与你那徒弟有关。”

林回春一愣,很快明白过来:

“你个老子!诈我!”

“不诈你你如何会说实话?”姬老爷子笑了笑,“还不是你昨夜跟我说,你是个大夫,只管治病救人,瞧不上什么胭脂水粉。但我却没忘,你那徒弟却是个香师,而且你能为她去做什么药香,想来也是真心护着的。”

“我认识你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过你关心除了治病之外的任何事情,瞧不起脂粉俗物却还要做,再与方才你千方百计的遮掩联系起来,多半跟你那徒弟脱不开关系。”

说到这里,姬老爷子长叹一口气,正了神色:

“诈你归诈你,但我方才说的话去没有半分虚言。我从来没有求过人什么,但是这一次,我却必须要知道这香水的来路,便算是我求你。至于你想瞒着的事情,我也会帮你把尾巴处理干净。”

你可以善良,但也必须明白黑暗与血腥。

官场如是,做人亦如是。

所以不管别人如何评价自己的师父,在喻佐眼中,眼前的老者始终是自己最亲,也最信任的那个人。

不管他做出什么事,喻佐都会原谅并理解。

哪怕如今再次听到方古说起那个从不曾提起的师叔。

许是沐着阳光多了几分惬意,又许是人到了这个年岁,总爱缅怀过去的事情,方古的话没有说完。

“我不伤心,我只是有些惋惜。惋惜他的制香才能,而事实证明,他的确比我更适合做个香师。但我也不得不说,以他那样的性子,并不适合做制香司的司正。”

平素方古提起这些事的时候,喻佐总是会安静听着。

可是今日,他却忽然对这个师叔生出几分好奇。

“您所说的那位……师叔,是……”

“世人称那小子叫前齐第一大香师。”

“归有荣?!”饶是平素喜怒不形于色,此刻听到这个答案的喻佐还是止不住诧异。

“是他。”

方古点了点头,似有喟叹:“只可惜,《归氏香记》已经失传,不然你会发现,制香司不该如今这般模样。”

归有荣对于脂粉界意味着什么,喻佐再熟悉不过,而那《归氏香记》也早在口耳相传的故事里成为传奇。

只是喻佐却没有想到,那个活在别人故事里,隐居江南最后死于非命的传奇香师,居然会是自己的师叔。

想起当年那幢灭门案,喻佐斟酌着开口:

“那当年师叔之死……”

“不是我。”方古慢慢闭上了眼睛,“他离开上都南下,制香司传至我手,他于我便再没有威胁。”

没由来的,喻佐暗自舒了一口气。

却听方古扣了个哈欠:

“我有些乏了,你先去吧。”

“是。”

喻佐应了一声,从旁边柜子里取出一条备用的薄毯,轻轻盖在老者身上,这才慢慢退了出去。

……

虽然已经是入秋的七月,但地处北方的上都云阳城依旧有些闷热。

西城根边的茶铺里冰镇的酸梅汤依旧是三个铜板一碗,比起凉茶贵了足足两倍,但罗真却毫不犹豫的买下了所有的酸梅汤,示意老叟分发给巡视的兄弟。

看着眼前这些人白衣鬼面的装扮,老者捧着罐子的手都有些抖,直到攥着钱收回碗回到自己的茶棚之后,还有些瑟瑟发抖。

在茶棚不远处,就是先前三桩命案的案发地点之一,那个卖豆腐脑儿的铺子。

小**仄的屋子只有一间小窗,在这晴日朗朗的时候,依旧显得有些昏暗憋闷。

尽管先前已经有梅子汤解暑,但一进屋子却仍旧让人忍不住先要拭汗。

再加上屋内豆腥味儿与血气交杂,众人都有些忍不住想要作呕。

胡承修见状示意其他人出去,只留下罗真在身边。

“方才那茶铺的老板怎么说?”

“说这刘宁是个光棍儿,平素也没什么喜好,更没有什么相好的,整日间就是闷在屋里磨豆子,闲了就坐在门口晒太阳,跟往来的行人扯上两句唠唠嗑儿。”

“从不离开这作坊么?”胡承修皱了皱眉头。

“倒也不是,有时候会给人送豆腐脑上门,不过除了这个之外,就没什么走动的了。”

“上门?都给哪些人家送过?”

“这得从司里去调记录,城西这片应该是罗江负责的。”罗真说完不由问道,“大人是怀疑此人有问题?”

“能跟往来行人都唠嗑,必不是闷葫芦的性子,换做是你,会这么多年一直待在这小破地方哪里也不去么?”胡承修冷笑一声,探手在四周的墙壁上仔细摸索。

罗真闻言一凛:“属下这就让人去调记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